“卧槽了……”尹果从地上爬起来,用力把插入左胸的手术刀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刀刃死死的卡在了一枚铜钱的方孔之中,这是无珠院长送给他练习卜算之术的,一直放在上衣口袋里,没想到今天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解澜衣连忙把尹果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幸好只有一厘米,死不了。”尹果看了看手术刀上的殷红印记。

    “卧槽卧槽……”解澜衣捂着嘴,指着尹果的胸口,连忙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尹果低头一口,却发现一朵蘑菇趁机从心口的伤口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一点小问题,请不要在意。”尹果将蘑菇摘了下来放在口袋里,正好晚上加个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到我们这层楼来的?”解澜衣不解的看着推车的护士,他们这里是精神科门诊,平时根本不会用到器械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那边电梯坏了,我就想到这里借一下电梯用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刚刚他一下子就扑在我的车上了。”小护士吓得眼泪汪汪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……不怪她,刚刚我跑的太急了,脚被什么东西滑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弹珠!!!”解澜衣和尹果眼睛同时瞪大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这么巧?

    刚要跑,就踩到弹珠摔跤,摔跤就撞倒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层的器械车,撞倒就撞倒了,偏偏有一把手术刀正好起来刺在心脏上?

    如果不是卜算用的铜钱,自己恐怕要被捅穿心脏了吧?

    算上谢医生的巧合……

    一次巧合是巧合,连在一起还是巧合吗?!

    这他妈就是算杀!

    “啊!!!!”

    这边的骚乱还没结束,旁边不远处又冒出来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尹果连忙跑了过去,却见一个病人倒在地上,一个巨大的花盆已经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已经碎成了碎片,鲜血顺着后脑勺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怎么了?”尹果向周围的人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他刚刚走路走路就摔了一跤,拉倒了旁边的花盆……花盆就砸他头上了。”路人吓得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弹珠!必须找到那颗弹珠!!!”尹果连忙低着头,向地面上找去,但是人来人往,地上到处都是脚走来走去,哪里还有弹珠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解澜衣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对世界的理解。

    “卜算铜钱救了我一命……去找院长,去找你爷爷!”尹果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种时候越是慌张越是容易犯错。

    打开手机拨通了笑鱼雷的电话,让他立刻封锁医院,抓那个黑眼圈的怪人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人踩到了弹珠,从二楼摔了下去,整个脖子都被玻璃刺穿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人踩到弹珠,摔下楼梯,拧断了脖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处都是惨叫声响成了一片,整个医院陷入了一片恐慌,挤成一片的人们让弹珠更加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尹果就像是追逐影子的蠢货无力的追着不存在的弹珠,身边不断有人滑倒,然后以各种诡异的姿态折断脖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跑!不要跑!停在原地不要动!!!”声嘶力竭的喊着,却完全被尖叫声掩盖下去,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眼看着身边不断有人死去,自己却无能为力,面对赞沐的那种绝望感,再次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无珠院长一步一步的走下来楼梯,轻轻的弯下腰从地上捡起这颗再普通不过的弹珠,死伤才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”尹果呆滞的走向无珠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都结束了。”无珠摸了摸尹果的脑袋,叹了一口气:“想不到胆子这么大,敢来我的地盘作祟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抓住他吗?”尹果紧紧的握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跟着铜钱,闭上眼睛,就能找到他。”无珠塞了十枚古朴的铜钱在尹果手心。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?怎么跟着铜钱?”尹果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次这个敌人精通数算,通过数值计算将天地间的一切都化作因果律武器,闭上眼睛你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他便算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抛掷的铜钱是我的本命算筹,这将是我和那个人之间的博弈,如果十枚铜钱掷完我没算到他,那就是我死,如果找到他,那么就是他亡。”无珠轻松的说着,仿佛生死根本无他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玩这么大?”尹果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认真对待才行,赶紧抛吧,趁他还没离开医院,我的命运在你手中。”无珠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尹果深吸一口气,只觉得手中的十枚铜钱沉重的像一座大山,闭上眼睛,挑出其中的一枚,向空中抛去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铜钱竟然竖着滚了起来,滴溜溜的向着远方滚去,在尹果脑海中划出了一道明晃晃的轨迹,一直蔓延向远方。

    尹果双手平举,摸着黑追着铜钱轨迹跑去,一路上人挤人,地上的各种杂物,绊了他不知道多少下,甚至因为摸到了什么部位挨了一巴掌,即便这样,也坚持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无珠院长的命,就系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哒……铜钱落地,线索戛然而止,尹果再抛第二枚……第三枚……第四枚……

    留下弹珠的那个人,并非直接逃走了,而是仿佛漫无目的的在医院内部乱走,穿梭在人群和障碍物中,计算着一切,躲避着危险和视线。

    忽然一抬头,黑眼圈极重的脸上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:“碰上对手了呢……那就算比一比吧,靠谁算得快……”

    尹果闭着眼睛走路,脑海中只有一条铜钱滚动的路线,跌跌撞撞弄的自己满身是伤,此时却已经抛到了第五枚。

    第六枚刚刚落地,滚动了不足五米,就戛然停止,伸手捏起来,却发现铜钱旁边竟然还有一颗弹珠?

    弹珠和铜钱相撞,让铜钱停下来了?

    “别停,两枚一起抛,继续,他很聪明。”无珠的话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两枚一起?”尹果微微一愣,但还是照做了。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铜钱一左一右向着同一个方向滚去,其中一枚却同样被弹珠阻碍,很快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一心两用……天才果然不只我一个,如果不是因为任务,或许我们还能成为忘年交呢。”郭伽微微一笑,重新走上了楼梯,打开了旁边的办公室门。

    铜钱还能往上滚不成?

    事实证明,铜钱真的往上滚了。

    尹果跟着铜钱竟然坐上了电梯,重新回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院长……还是两枚吗?”尹果握着最后两枚铜钱,这是院长的生命,微微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掷。”无珠只是简单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尹果深吸一口气,抛出最后两枚铜钱。

    滴溜溜……

    一枚铜钱被弹珠阻碍,另一枚铜钱撞在了办公室的门上,卡在了门缝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了!!!

    尹果猛然睁开眼睛,一脚踹开了房门,却见潘大兴坐在桌前,正颠来倒去的翻着一本黑色笔记本。

    “潘师兄?!”尹果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zn03251zxs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8 www.608256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